风前

年少无知 恰似你我

·写给 @轶九 同学的瑞金
·初次尝试,ooc见谅
登格鲁星四季分明,春暖夏炎,秋凉冬寒。虽然风景优美,但这颗星球却背负着贫穷的命运。星球上的人们早出晚归,在矿区里奔波,一天下来的收入也仅供填饱肚子罢了。

在这劳累无色的生活当中,有一抹活泼的金色穿梭于崎岖的矿山上,如果他恰好抬起头,你便可以看见他那比天空还要再蓝上几分的眼眸,以及脸上超大弧度的笑容。

“金。”旁边的伙伴叫了他一声。“别再看着天空傻笑了,活还没干完呢。你要是不多挖一点矿石的话,那个胖老板又不给你工钱了。”

“我知道啦。”名唤作金的少年收回视线,拿起放在一旁的工刀,朝着前面的石头敲去。

天气真好啊。金在心里默默感叹到。

时光飞逝,转眼间冬季就来临了。太阳升起,新的一天又开始了,金蜷缩在被窝里不愿意下床。被窝以外的世界都是远方,幸好今天不用去采矿,否则自己一定会被老板揪着骂的。

金翻了个身,让整个身体面向墙壁,心里盘算着要不干脆睡到中午好了,反正今天休息。

他闭上了眼,把被子裹得更紧。

结果刚睡着没多久,敲门声想起了。金睁开眼,从床上坐了起来,带着被子下床开门。等看清来人是谁之后,金直接兴奋地扑进对方怀里。

“格瑞!”

被子随着他的动作滑落在地板上,只穿着睡衣的金立马打了个大大的喷嚏。

“……”格瑞低头看了金一眼,接着捡起地上的被子给他披上:“你还没起床?”

“嗯。今天好冷,我不想下床。”金揉了揉鼻头,再次把被子裹紧:“连下床给格瑞开门,都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呢。”

他仰起头,看到对方银白的发丝间散落着未融化的雪,开口:“外面下雪了吗?格瑞为什么不打伞?”说完一手攥紧被子,另一只手伸出拍掉对方头上的雪。格瑞低下头,任由他动作:“只是小雪而已”。

“唔……那我再去睡会儿好了。”“不行。”金刚要溜回床上,格瑞就拉住了他身上的被子,把他拽到衣柜面前,颔首示意他换衣服。

金迫于他严肃的目光,只好颤抖着双手拉开了衣柜门,格瑞看着他;哆哆嗦嗦地扒拉出一件秋衣,格瑞还是看着他;扯出一条裤子,格瑞依旧看着他。紫罗兰色的眼中没有一丝波动,甚至还带了几分“我就静静看”的意味在其中。金就在这样的视线下,瑟瑟发抖地找出了所有要穿的衣服,换好之后就去洗漱,吃完早餐后金自觉提议出去走走,格瑞答应了。

穿鞋穿到一半的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一脚踩着靴子一脚踩着拖鞋便往房间里奔去,嘴里还喊着“格瑞你等一下我!”。格瑞系好鞋带,站了起来,看着金急急忙忙等我背影叹了一口气。

“真是个笨蛋。”

翻箱倒柜的声音传来,其中还夹杂着金微小的碎碎念。格瑞想着待会儿回来金的房间肯定是一片狼藉,不如回来时和他一起大扫除好了。金还没出来,格瑞便靠在一旁的墙壁上,双手抱臂,闭目养神起来。

“格瑞!接着!”耳旁传来金清脆响亮的嗓音,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,有什么东西被扔到了他的脸上,下意识地将其拉下来,睁眼,躺在手掌心的,是一条白色的围巾。金跑了过来,格瑞发现他脖子上也围着一模一样的围巾,拥有同样的花纹颜色。
“这个是姐姐走之前织好的!一直压在箱底,我都快忘掉它了。今天才想起来。”他指指自己和对方手中的围巾:“格瑞会戴这个吗?”格瑞犹豫了一下,接着轻轻地摇了摇头。对面那个少年笑了起来:“诶嘿我就知道你不会,刚好姐姐教过我,你看我绑得多好!”说完扯了扯自己胸前的大蝴蝶结。

接过他手中的围巾,金踮起脚尖,伸手将其挂在了格瑞的脖子上,绕了两圈,小心翼翼地利用剩余的部分,打了一个松松垮垮的蝴蝶结。

“噗。”看到满脸黑线的格瑞围着个与他格格不入的蝴蝶结,金忍不住笑了出来,笑得泪花乱颤。格瑞无奈地干站着,想要把围巾扯掉却被笑得直不起腰的发小拉住衣角,不允许他摘掉围巾。

最终在金的撒娇下,格瑞还是顶着蝴蝶结出了门。只不过蝴蝶结的位置从胸前移到了后劲。

“唔。”打开门,扑面而来的寒风让金打了个寒噤,将半张脸埋进了围巾里:“果然好冷啊。”扭头看了一脸淡定的格瑞,对方丝毫没有很冷的样子:“嗯。”

金把手揣进大衣的口袋里,慢慢地,手便暖和起来了。无意间瞟见格瑞还垂在外面的手,考虑了一下,接着便把手从口袋里掏了出来,自自然然地挽上了对方的手:“格瑞难道不冷吗?也不见你把手放到口袋里。”

格瑞明显愣了一下,接着轻轻地回握对方温热的手,感受着温暖:“还好吧。”
“什么嘛,明明手这么冷,你也不懂得把手放到口袋里去。”金不满地抱怨着,然而格瑞却发现他埋在围巾中的脸颊,和发丝间的耳尖有些红,嘴角勾起一抹弧度,在金转过来之前看自己之前,又恢复了那副拒人千里的表情。

两人对视,接着格瑞拉着金的手,连同自己的一起,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:“这样就好了。”然后转头,假装看不到对方已经红成熟番茄的脸。

建议配合《蜜月Un·Deux·Trois》食用

舞会温暖的灯光打在自己身上,为身上的礼裙镀上了一层柔和的花边,垂至腰间的头发于今日被高高盘起,没有过多的装饰,只用浅色的发带束起。
音乐响起,缓步移至舞池中央,手握紧于胸口,左顾右盼,希望被人邀请共舞。
当满腔期盼逐渐消逝,垂下头准备离开时,一只手出现在自己的视野前,惊喜地抬起头,对方正温柔地注视着自己,但是脸上淡淡的一抹红晕还是出卖了他紧张的内心。
“这位美丽的小姐,请允许我与你共舞一曲。”
“……嗯。”
将手放到他的手掌上,恰到好处的力道让她放松了心情,她轻轻回握住对方,另一只手搁置对方的肩头。突然开始庆幸自己戴了手套,否则手心不断冒出的汗决对会吓到他的。
真的好紧张啊。
感受到腰间的触感,与他十指相扣,右臂被拉起,跟随着音乐的节奏开始起舞。
磕磕绊绊的,显然两人都不太熟练这只曲子,总是会踩到对方,一边小声说着抱歉一边在心里懊悔的要死。
早知道当初应该多练一下这首曲子的。
但是他显然不在意,身上散发出来的迷人的男性气息,微微敞开的领口,甚至连西装上的每一处褶皱,都令她心动不已。
目光游离,甚至不敢去注视他的眼睛。只敢一直盯着对方弯起的嘴角,迷迷糊糊地配合着他的步伐。
是舞会的灯光太过柔和了么?还是因为自己刚刚喝下的那杯蜂蜜酒?她的脑袋竟如浓稠而又香甜的蜂蜜般混沌,感觉眼前的这一切都如同梦境,像是虚无缥缈之物。
直到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,她才从迷糊中回过神来,清楚地认识到这不是梦。
她瞪大眼睛,听见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,心脏仿佛要从震动的胸腔出蹦出来,猜想自己的脸肯定全是可疑的红晕,就愈发觉得感情快要从心里溢出来。
音乐还在继续,人们也还在跳舞,周围貌似没什么变化,可是她好像意识到,什么东西开始了。

“It's you that i love.”

建议配合《蜜月Un·Deux·Trois》食用

后排尝试艾特一下 @轶九

想写出那种温柔的药乱结果根本不行;;
果然还是因为我太差劲了么

鲶尾是天使qxq
可惜画的不够好